山东省肥城市呐德建筑装饰有限公司 - www.hgkhyc.cn

热门资讯

Login





省城市场上的保姆主要来自农村

2020-05-30 01:11

家政市场喊“缺人”,地方保姆难“走出”,对接成为难题。如何让“好保姆易求”,各方期待行业更规范——

孔英认为,月嫂薪水相对较高,还是能吸引农村、小城镇中一部分40岁左右的妇女加入其中的,但是如何将这些接受过良好培训的月嫂输出到大城市,则是个难题。 “我现在想到的办法就是,先向外地派出我们技能最过硬的月嫂,做出良好口碑后,再将培训好的月嫂逐步派往浙江、上海等对家政员需求量大的地方。 ”孔英说。有家政业业内人士分析,小城镇的保姆与大城市的雇主对接难,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目前家政行业仍不够规范。如果家政中介机构都能实行员工制管理,对家政员的培训、管理更加规范化,相信这样的局面会有所缓解。(田婷 何珂)

供给不足,众口难调,“保姆在哪儿”

“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、老龄化的加速和婴幼儿抚育追求科学化,城市家庭对家政人员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加。省城市场上的保姆主要来自农村,过了正月基本都返城务工了,但是目前的状态仍难以满足市场需求。 ”合肥市大海家政保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吴海峰告诉记者,现在每天差不多都有二三十人前来咨询,但能找到满意保姆的还不到一半。合肥康乃馨母婴家政公司经理冯学舟分析认为,随着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,接下来几年可能会迎来一个生育高峰期,月嫂、育婴师的市场需求也会进一步加大。

要价不菲, “马上有保姆”期望成奢望

“金牌月嫂的月薪高达六七千元,好保姆比好对象还难找!”近日,有合肥市民感慨。与年前的“保姆荒”相比,年后虽然有一些家政人员返岗,但是家政市场依然“保姆难求”。

由于老龄化现象日渐突出,如今家政市场呈现出一个新特点:找保姆“看护老人”的雇主越来越多。“现在每天接到的咨询电话中,寻找保姆照顾老人的较多,但是真正能安排落实的很少。”安徽巾帼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学员好招,订单难接,“怎么走出去”

走访中,有家政业业内人士透露,家政员与雇主家人朝夕相处,因生活习惯、做事风格等方面的差异,有时难免发生“摩擦”,这就造成不少家政员“做不长”。 “不少雇主选好保姆后,没多久就辞退了,我甚至遇到过一家人一年内换了十几个保姆。 ”吴海峰告诉记者,究其原因,主要还是家政从业人员的素质有待提升,但也要看到家政员的“难处”,“有的雇主家庭人口众多,对家政员要求各不相同,实在是众口难调”。

与胡女士有类似经历的雇主并不在少数。“老婆刚刚生完孩子,我们打算雇个月嫂回家。可是现在月嫂的价格动辄五六千元,比我一个月工资还高,请不起。 ”在合肥康乃馨母婴家政公司内咨询的徐先生说。

对此,孔英也做了分析:“我们的月嫂按照初级、中级、高级、金牌的不同档次,收费从4000元至7000元不等。在我们小城市,因为居民家庭经济水平有限,能接受这样价位的人不太多。而像合肥、上海等对月嫂需求量大的城市,雇主又有另外的顾忌,最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公司不在本地,如果他们对公司派去的月嫂不满意,中途调换不太方便。 ”

一方面是大城市的保姆供不应求,一方面是小城市培训出的保姆少人问津,“安排不出去”,问题的症结何在?

既然家政员如此“吃香”,待遇也可观,为什么仍然吸引不了更多的人加入其中,并持续地干下去?

“保姆多是四五十岁的大姐,很少有80后年轻人。 ”吴海峰表示,传统观念认为做保姆就是去伺候人,低人一等,这导致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一职业。出生于1979年的家政员孔姐告诉记者,她的小女儿曾经天真地对她说:“妈妈,这么多家政员里只有你穿红衣服。 ”孔姐解释说,女儿曾去过她所在的公司,看到别的家政员年纪都比她大很多,穿着灰黑色的衣服。

“过完年,原来的保姆说不来就不来了。我跑了好几家家政公司,都没找到合适的。如今找保姆真是越来越难! ”省城市民胡女士感叹道。

家政公司里保姆不足,市场上的“散兵游勇”却不少。近日,记者在生活网站上搜索关键字“保姆”,立即出现近十页的搜索结果。记者致电其中一位朱阿姨,她表示自己找雇主很随意:“我在雇主家做得都不长,有时候自己家有点事,就辞工回家,忙完事再找活儿,半年换两家很正常。 ”

“现在不少人都在调侃月嫂收入高。五六千元的月薪看似挺高,但工作其实非常辛苦。 ”冯学舟说,“月嫂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既要护理产妇,又要做月子餐,更要照顾好新生儿,晚上也难睡个安稳觉。做完1个月,常常要休息好几天才能缓过劲来。这也是很少有人愿意持久地干下去的原因。 ”“保姆数量其实不少,少的是让雇主满意的保姆。 ”吴海峰说,这是因为能做到让雇主特别满意的顶尖家政员,一般会被老雇主留住,短期内很难重返市场。此外,由于住家保姆往往无法照顾家庭,因此一些家政员考虑到家庭等因素,往往做不长久,也没有很用心地去“做家政”。

正是看中了家政市场的广阔前景,曾在合肥、宣城等地做了4年月嫂的孔英,半年前毅然回到宁国老家创业,做起了家政培训和家政中介。 “因为政府对家政业有一定的政策扶持,学员可以免费学习家政技能,所以我们招来了不少人,大家学习热情都挺高。”孔英高兴地说。然而,当首期8名月嫂培训结束并通过相关技能考试后,新的问题出现了。“出乎我的意料,来订月嫂的人很少。我几番努力后,才安排了4个人的工作,其中3个是在宁国本地做家政,还有一个去了宣城,是我以前的一个雇主家。 ”孔英说。

Search